“天逐殿……”

  太华子捋了捋白须,眼神逐渐变得深邃了起来,缓缓说道:“万年之前,那里是一座被上苍遗弃之地,灵气匮乏,万物凋零,没有人能够在那里生存下去,直到多年后,一位奇人从那里经过,将那里命名为‘天逐’……”

  说完之后,只见他往前走了几步,看着一动不动的紫微司,问道:“天逐城一向不插手外界之事,这次却反其道而行,你认为是为何。”

  紫微司慢慢回过神来,说道:“苍龙自百年前一现之后,就再也没有出现过,如今天逐城的一切,皆是病麒麟在打理,此人高深莫测,神机妙算,他所行之事,实是令人难以揣测……”

  话到此处,紫微司停了下来,看了看太华子脸上神情变化,最后考虑了许久,才又开口问道:“不知真人在悟玄之时,究竟看见了什么……”

  闻言,太华子平静的脸上,似是终于起了一丝细微的变化,但这一丝波澜,很快又平静下来,他的两道眼神,看上去便如渊谷一般深沉,即便是紫微司,此时也窥不见他的内心,不知他心中所想。

  修为到了太华子这等圣人之境,在外人看来,他们早已超凡入圣,不受凡世所扰,但实际上,越是圣人,心神越是不能乱。

  若是一个刚入道的筑基弟子,心神乱了,在师父或者长老相助之下,很快就能平静下来,但若是一个已入圣之人乱了心神,后果实是难以想象,修为倒退,只是最轻的后果。

  而修炼一途,本就是逆天而行,越往上,窥得的境界越高,越是如此,往往也越是需要小心翼翼。

  太华子昔日经历三千劫难,总算已经入圣,圣人有十二境,往后每提升一个境界,都难如登天,须得感悟天道,窥得天机,方得造化,突破至圣人下一境,以证大道,此为“悟玄”,也即是感悟天人合一的大造化。

  可那一次悟玄之时,他们三人竟同时看见了一个相同的可怕梦境,这是万年难得一见的怪事,竟然发生在了他们身上。

  说到底,圣人之境玄之又玄,未能达到后面的境界,便不知后面的境界又是怎样,绝非仅仅只是实力提升而已,所以他们三人,当场心神俱乱,致使修为不但没能突破至下一个境,反而还倒退回了上一个境。

  如今即便已经时隔多日,但此刻每每想来,太华子仍是有些心神不安,梦里面那可怕的一幕,仿佛时时刻刻都萦绕在他的脑海,只要一闭上眼就能够看见,所以如今,他再也难以静心修炼了,纵然闭死关也没有用。

  见他此刻凝神不语,紫微司也不再继续问下去了,只道:“一年后的无双会,那萧一尘……多半会去。”

  “无双会……”

  太华子深深锁起了眉,过了一会儿,才慢慢舒展开眉头,又转身向秘境深处走了去,幽幽道:“罢了,紫微司,你先回去吧,有什么事情,我会传讯给你。”

  “是……”

  紫微司轻轻点了点头,随即往外面去了,当他快走出去时,太华子忽然又转身叫住了他:“另外,还有件事,忘了跟你说。”

  “真人所说,是何事?”

  紫微司立刻停了下来,又转回了身去,看着神色凝重的太华子,

  一动不动。

  过了一会儿,才听太华子开口道:“玄青门。”

  “玄青门……”

  忽闻这三个字,紫微司面上神色,也一下变得凝重了起来,太华子点了点头:“这个门派,绝非外界所见那样简单,那七座山峰,更不简单,近些时日,我时常感受到灵墟境的灵脉之力异常,或与此门派有关,若有时间,你去查查,但切记,勿要让青玄子发现你了,此人的修为,恐怕已经……”

  “好,我知道了,真人若无别事,那我先告退了……”紫微司一边说着,一边点了点头,往外面走了去,眨眼间,便消失了身影。

  幽静的秘境里,只剩下太华子一人,只见他站在原地一动不动,每每回想起当年之事,仿佛也像是噩梦一样缠绕在他身边,时常令他在悟玄之时乱了心神,所以这些年来,他的修为才变得越来越难以前进。

  很多时候,每当夜深之时,他总感觉窗外有人,可一出去,却发现只是风吹树影摇晃。

  ……

  且说萧尘,数日之后,已经离开了幻墟之丘,他并未去天逐城,尽管他知道,可能天逐殿知道一些关于父亲的事情,但在黄泉谷的时候,病麒麟已经给了他足够明显的暗示,这个暗示是一年后的无双会,到那时,也许会解开一些谜题。

  只是一年后,也是枯灵子预言三尸魔完全成形之日,不过之前他去无妄海的时候,幸得一缕鸿蒙紫气,此气乃是天地初开时的一缕混沌之气,可镇压三尸魔,只是不知到时候,是否还能够继续镇压住。

  本来这一次,他去探寻父亲当年之事,一来是想知道当年究竟发生了何事,二来也想找到那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十方乾坤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我的绝色小姨向天只为原作者神出古异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神出古异并收藏十方乾坤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