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若水妹子……”

  这时,一个身穿白衣的男子走到了若水身旁,但见那男子长身玉立,剑眉星目,甚是俊朗,脸上笑容和煦,令人如沐春风,正是许久不曾见的归思却。

  “啊……”

  见他忽然走过来,若水眨着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看着他,问道:“归思却大哥,你有什么事吗?”

  归思却轻轻一笑,说道:“这里只有我们,你称他一声师兄,自是无妨,可若是以后藏锋谷、玉虚观、青虹门这些人在的时候,你不可再如此称呼。”

  若水愣了一下,还未反应过来,倒是不远处的茯苓先听懂什么意思,怔怔道:“思却大哥,怎么连你也……”

  “不。”

  归思却摇了摇头,不管萧尘是昔日那个懵懵懂懂的玄青弟子,还是如今这个人人害怕的无欲天之主,在他心里,依旧是当年与他一起喝酒的那个人,未曾变过,只是现在正魔两道局势紧张,若水又是凌音座下的弟子,若还如此称呼萧尘的话,只怕却是凌音会遭人议论,引来一些不必要的麻烦。

  而他不在的这些年,也未曾想过,世间竟会发生如此多的事情,犹记得当年,他与萧尘一起去平顶山,不过月许时间,二人却成莫逆之交。

  现在他细细回想起来,这世间有人白发如新,有人倾盖如故,却都不及那日黄昏下,小小的客栈酒馆里,共饮的几坛浊酒。

  “归思却大哥……你怎,突然不说话了?”

  见他忽然沉默不语,若水柳眉微蹙,小声开口问道,旁边千羽霓裳忽道:“他说什么,你听着便是了。”

  归思却这才自回忆中醒来,苦笑道:“便是我,现在都不能与你们走得太近了,若是让天门的人看见,只怕又要徒添麻烦。”

  “哦……”

  若水嘟了嘟嘴,从前她在玄青门不大明白,但现在已经渐渐知道了,正魔两道,是不能走在一起的,而师兄,恰恰就是他们说的魔道……

  可是,可是……

  每每她想到那一次,去西岐山脉,藏锋谷徐太常和鹤冲天那两人,那两人平日里看上去道貌岸然,没想到却一肚子坏水,竟想加害于她,若非后来遇上师兄了,只怕自己已遭了那两人的毒手。

  那些人自诩名门正道,内心却如此歹毒,而师兄被他们口口声声说成魔道,师兄当年究竟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,才这样被他们说,一定是被他们诬陷……

  可是连师父,师父也不愿告诉自己,也从不准自己问起……

  那日匆匆一别,便再也未曾见过师兄,他一定,一定已经忘记自己了吧……

  想到此处,若水忽然只觉心中有些苦涩,眼眶隐隐约约有些泛红,脑海里又回忆起分别那日,在那冰冷彻骨的寒潭底下,她犹记得,即使昏迷之时,也是师兄抱着她,即使彻骨之寒,也有师兄身上传来的暖暖温度,替她抵挡着。

  想到那日潭水之下,她忽然又觉得心中一甜,不那么苦了,嘴角便露出笑容来,千羽霓裳在她旁边,见她一会儿眼红,一会儿又痴痴发笑,

  问道:“你做什么?”

  “啊?啊……”

  若水这才回过神来,像是生怕让师姐知道了她此刻满脑子里想着的,竟是那次偷跑下山,去西岐山脉找师兄的事情,忙摇着手道:“没,没有,我是在想,太始道门那些人好坏,上次被师兄打跑了,这次便趁着师兄不在……”

  “嘘!”

  不等她说完,千羽霓裳忽然打了个噤声手势,只见无欲天那边,那满天的白骨,终于散去了,这一刹那,气氛紧张到了极限。

  没有了万骨大阵,太始道门和陆家的高手,一下全部冲了上去,其势如虹,不可阻挡,但就在这一刹那,秘魔崖那边忽然传来一声异兽之吼,整个无欲天顿时剧烈一震,接着只见秘魔崖那边,忽然有一头百丈异蛟飞了出来。

  “那……那是什么!”

  太始道门和陆家的人皆是一惊,异兽他们自然也见过,只是从未见过眼前这等恐怖的异兽,似龙非龙,似蛟非蛟,全身为一层黑鳞所覆盖,还不断有黑气,从那鳞片下面渗透出来,看上去恐怖诡异至极。

  “吼——”

  吼声震破云霄,那百丈异蛟,转瞬已至,蛟尾一扫,山崩地裂,顿时将冲在最前的十几个陆家高手震为了一片血雾。

  “退……退后!”

  见此兽如此恐怖,太始道门和陆家的人吓得心胆俱裂,连忙往后退了去,即便是化神修者,在这异兽面前,都不堪一击。

  这百丈异蛟,正是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十方乾坤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我的绝色小姨向天只为原作者神出古异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神出古异并收藏十方乾坤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