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宫主,你先走!”

  明月骤然停了下来,她知道这样逃不掉的,这里已经距离无欲天不算远了,只要出了灵墟境,很快就能回去,可是她们没有可能逃过一个准圣的追杀。

  那后面来者气息强大,显然是一名准圣,而且不是普普通通的准圣。

  话到此处,明月谷主又向白鸾看了去:“白鸾,你们护送宫主回去,我引开后面那人。”

  “你不可能是他的对手。”

  这一刻,只见花未央神色宁定,伸手按住了明月的肩膀,丝毫不慌,若是一个寻常女子,被一个准圣追杀,只怕此时多半早已吓得慌不择路了,但她是什么人?她父亲是幽帝,别说区区一个准圣,便是圣人又如何?

  是以此刻,她能够如此从容镇定,凝视着那风云翻涌的天际,直到对方的身影越来越近,但却非一个人,而是有着数道身影,同时到来。

  只见为首那人,须发皓白,一身青衣,气息如山,只看一眼,便给人一种渊渟岳峙的感觉。

  而在其身后,还有着三个老者,这三人看上去修为便不如他了,至于他旁边的那个年轻白衣男子,不是别人,正是唐煜。

  “几位姑娘,又见面了。”唐煜手摇折扇,看着花未央和明月、白鸾几人,似笑非笑地道。

  而花未央的目光,却并未落在他身上,甚至没有看他一眼,只向为首那青衣老者道:“晚辈怜花宫,花未央,而前辈追了我几日,还未请教,如何称呼?”

  但瞧她此时目光凝定,语气亦是不卑不亢,寻常之人面对一个气息强大的准圣,绝不可能如此,就像是一个刚刚筑基的修者,绝不可能在一个化神修者面前如此从容镇定。

  “云宗,唐青石。”

  那老者的声音,亦是沉稳如山,但此时他心中却在想,这名女子如此镇定不乱,绝非一般之人所能做到,怪不得唐煜会栽在她的手里。

  花未央笑了笑:“原来是唐长老,不知这番万里而来,所谓何事。”

  后面几人不知她此笑与此话是何意,而唐青石,兀自目光不变,声音亦是浑厚朗然:“数日之前,姑娘在我四名弟子体内埋毒,此毒无有解药可解,所以老夫不才,想请姑娘回去,亲自替我那四名弟子解毒。”

  “呵……”

  明月谷主冷笑一声:“你以为宫主是什么身份,亲自去替你几个弟子解毒,倒还真是看得起自己呢……”

  不等她话说完,唐青石忽然向她射去两道寒冷的目光:“你是什么人?老夫说话,岂是你能来插嘴!”

  这一刹那,明月谷主登时脸色一白,像是受到重创一般,捂着胸口不断往后退了去。

  花未央手一伸,将她护在身后,依旧眼神淡然地看着唐青石,她此刻心里清楚,那七日断肠散虽然毒性凶猛,无药可解,但却并非不能够逼出。

  何况以此人的功力,要将毒逼出,可说是轻而易举,现在那四人身上的毒,必然早已经解了,而他却让自己回去解毒,无非只是一个擒拿自己的理由而已。

  “未央宫主,请吧。”

  唐青石面沉如山,衣袖一拂,摆了个请字,显然这是在说,不要让老夫亲自动手请你。

  花未央依旧面色镇定,淡淡地道:“七日断肠散之所以为七日断肠散,那是因为,七日之内若不能将毒逼出,则肠穿肚烂,神仙也无救,如今七日已过,你那四个弟子,倘若毒还未解开,一去又是七天,我看那也不必再解了,多半已尸骨无存。”

  “如此说来,未央宫主是要老夫亲自请了。”

  这一刹那,唐青石的脸色,忽然变得十分阴沉,他向来十分护短,他那四个徒弟,虽然体内断肠毒已经暂时被他逼出,可仍有余毒尚未清除干净,除非是施毒之人亲自解毒,否则不易将余毒清除,当然,这也只是他要擒拿花未央的原因之一而已。

  “明人不说暗话,唐长老若是要擒拿本宫,不妨直接动手。”花未央依旧神色从容,看着面色阴沉的唐青石,淡淡说道。

  “哼!敬酒不吃吃罚酒!”

  唐青石冷哼一声,忽如一道疾风朝花未央抓来,但就在这一瞬间,花未央已召唤出异蛟,但见百丈蛟龙,忽从云顶冲了下来,浑身神魔之气翻腾,霎时间便笼罩了整座山林。

  “这……这是什么!”

  后面三个云宗的老者皆是一惊,他们还从未见过如此可怕的上古异兽,戾身上的神魔之气,令他们感到无比的压抑窒息。

  “魂兽?”

  唐青石目光一凝,一时之间,并未认出戾是一头东方修炼界的上古异蛟,只见他手掌一抬,便是一道恐怖力量翻涌了过去,直将这一路的地面,也震得大片大片开裂,远处山石,更是在一刹那崩碎。

  “吼——”

  戾发出一声震天之吼,全身神魔之气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十方乾坤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我的绝色小姨向天只为原作者神出古异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神出古异并收藏十方乾坤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