又过了不知多久,萧尘才终于慢慢恢复了一些力气,此时抬起头来,望着对面不远的那具骷髅,心想此人生前,必然也是世间一等一的高手,却为何枯坐于此处死去?

  不过现下,他却没有心思去管眼前这具骷髅生前是何等风云人物,他刚刚从那禁制里走出来,历经一重劫难,正是突破修为境界的好时机。

  想到此处,他再不犹豫,立即盘膝入定,不再去理会外面的嘈杂,甚至渐渐忘了此为何处,忘了外面的魔殿,忘了璇玑子,而渐渐进入一种空明之境,就这样,过了不知多长的时间。

  无声,宁静,萧尘只感到,此时像是慢慢进入了一种前所未有的玄妙之境,仿似刹那间,万物之间再无隔阂,浑然化作一体,而他,则化万物,万物,即为他。

  这样一种玄妙的感觉,他以前从未有经历过,连那次在心魔禁地的六十年,感悟一种无我之境,当时那种感觉,也没有此刻这种“我化万物”的感觉玄妙,那个时候是“无我”,而此时,却是“万物皆为我”。

  慢慢的,他身上那些焦黑龟裂的皮肤,开始一点一点脱落,然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,长出全新的皮肉来,就像是在蜕变一样,整个人,都开始慢慢变得不一样了。

  就这样过了半个月的时间,到今天的时候,萧尘身上的皮肤已经完全换新一遍,整个人犹似脱胎换骨了一般,半个月前的创伤,也再不见一丝痕迹。

  而此时在石室外面,过了半个月,璇玑子也终于穿过了那重重禁制,最后一道禁制神雷,他是牺牲了自己修炼多年的法宝仙剑,方才免受一劫。

  此时,只见他全身鲜血淋漓,多为禁制里面的剑气所伤,但也仅仅只是些皮外伤罢了,比起半个月前萧尘所受之伤,他这些伤根本算不得什么。

  而在魔殿外面,这将近一个月来,神阙子始终未曾离开过半步,也未向外面的门人传去神念,因为他始终一心念着,只要师弟璇玑子夺了萧尘的造化,必然就能够一举臻入洞墟之境,免受生死轮回之苦。

  当他此时看着那魔殿里面,脚步摇摇晃晃的璇玑子,他双眉不禁越锁越深,心中一叹,接下来的一切,都只能靠师弟自己了,他无法再多做什么了。

  “师兄,放心……我一定能够,夺他造化……”

  璇玑子脚步蹒跚,在身后留下一串长长的血迹,一步步慢慢向那暗角石门走去,仿似此刻,他也能感受到后边师兄那灼热的目光,他心中清楚,这百年间,师兄处处助他,但接下来的一切,只能靠他自己了。

  纵使如此,他也十分小心翼翼,谨慎地来到那暗角石门处,先往里面探察了一会儿,确定没有埋伏之后,才小心往里而去。

  到了甬道里面,他也异常小心,当进入那间石室,看见里面入定不动的萧尘时,他不禁一愣,立即停下了脚步,屏住了呼吸,待确定对方此时无法醒来之后,他才敛藏住全身气息,小心翼翼,一点一点地靠近过去。

  当看清此时萧尘的模样后,他心中更是一震,半个月前受了那么严重的伤,才短短半个月时间,这小子竟然能恢复得如此之快,看上去像是一点伤都没有受,这小子到底是什么人?

  惊余之际,璇玑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十方乾坤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我的绝色小姨向天只为原作者神出古异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神出古异并收藏十方乾坤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