接下来又过去几日,这一晚风清月明,到中夜时分,忽然一阵凉风吹进屋里,萧尘猛然自噩梦中惊醒,浑身已是冷汗涔涔,连床单被褥也被浸湿了,隔壁房间沈婧听见响动,快速走了进来:“怎么了?”

  “我……我做了一个噩梦。”

  此刻萧尘仍是脸色煞白,像是丢了魂魄一般,沈婧慢慢坐到床边,轻轻按了按他肩膀,柔声道:“放心,未央姑娘,她不会有事的……”

  “不,不是……”

  萧尘摇了摇头,是他年少时的噩梦,梦里面血流成河,满地的尸首堆积成山,他的双手沾满鲜血,那个人……真的是他吗?

  沈婧见他仍旧失魂落魄的样子,道:“没事,睡觉吧。”一边说着,一边扶他躺下去,萧尘一下拉住她的手,摇了摇头:“我睡不着,沈婧姐,你陪我出去走走吧。”

  “恩。”

  沈婧微微点头,又慢慢扶他起来,两人去到外面,清风阵阵,月光如水。

  来到一座小崖边上,萧尘坐着不说话,脑海里仍旧是刚才那个噩梦,梦里面太过真实,以至现在想来,他仍旧感到阵阵心惊。

  过了许久,才听他道:“沈婧姐,阿娘可有跟你说过,关于我的身世吗?”

  沈婧看着他,这一刻不知道应不应该告诉他,但就算自己现在不告诉他,将来等他出去了,依然会知道,说道:“离我们宁村几十里的地方,有座村子,名叫古村,二十多年前,古村村民,一夜间全部死于非命,只唯独一个刚满月的婴孩活了下来……”

  萧尘全身一震:“你是说……”

  “恩……”

  沈婧轻叹声气,继续道:“后来,那个婴孩,被妙音仙子所救,再后来,妙音仙子将婴孩交给了宁村的芜娘抚养,给他取名,叫做萧一尘……”

  “师父……”

  这一刻,萧尘更是浑身一震,怪不得,怪不得,原来是师父……那当初,自己从葬仙崖跳下去,师父她,她……

  沈婧深吸了口气,继续道:“这些,都是上次我出去打听到的,那天是你师父的师姐,眉间意亲口说出来的,想来,不会有假。”

  “古村……师父……”

  这一刻,萧尘只感到心乱如麻,古村是什么地方,师父竟从来未对自己提起,原来自己,自己……

  “啊!”

  他双手捂住了头,双眼通红,不愿去想,但脑海里却越是清晰,是那个噩梦,血流成河的噩梦,古村,古村……自己的身世……父母……啊!

  “萧尘,你冷静!”

  沈婧将他按住,不断摇头:“不要再去想了,都过去了,那件事扑朔迷离,凶手就好像从未来过这个世界一样,连玄青门都查不出来是何人所为……”

  “不去想……我如何不去想……”

  萧尘两眼通红,不断摇头:“我每天夜里,都梦见血流成河,梦见我自己双手沾满鲜血,梦见脚下全是尸体,梦见好像是我亲手把他们杀了……我……不行,我要回古村,我要去那里看看!”

  “不行!”

  沈婧将他按住,脸色一下变得十分凝重了起来:“萧尘,你何不仔细想想,无缘无故,古村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十方乾坤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我的绝色小姨向天只为原作者神出古异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神出古异并收藏十方乾坤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