接下来的七天,无论风满楼怎样夜夜笙歌,萧尘始终将自己关在房间里,独自饮酒,醒了又醉,醉了又醒,终日恍恍惚惚,半醉半醒之间。

  短短七天,他看上去竟是沧桑了许多,眼神黯然,嘴边长了一圈青色胡渣,醉倒在床沿边上,脚下还横七竖八乱摆着几个空酒坛。

  “咚、咚、咚……”

  外面响起了一阵轻轻的敲门声,萧尘微微睁了睁眼,懒得去作理会,随手将被子抓来捂在脸上,当做没听见。

  “咚、咚、咚!”

  外面的敲门声渐渐有些急促了,萧尘不耐烦地将被子拿开:“谁啊?烦不烦!”

  “是我。”

  外面响起了罗刹女主的声音,萧尘微微睁开眼,往外面看了一眼,仍是不作理会,随手拿起旁边的空酒坛,往嘴里一倒,却只有几滴酒顺着坛沿滴了下来。

  这一幕,正好被推门而入的罗刹女主看见。

  看着满屋子横七竖八乱倒着的空酒坛,看着狼藉一片,看着那个醉生梦死的男子,这一刻,罗刹女主愣住了,眼睛里,也不知闪过了怎样一种神色。

  她快步走了过去,用力将萧尘手中的空酒坛夺了过去,往旁边用力一扔,顿时砸得粉碎。

  “你做什么?”

  萧尘不耐烦地看了她一眼。

  “你又做什么?看看你现在的样子,人不像人,鬼不像鬼!”

  罗刹女主轻轻瞪着眼前这人,似怒非怒,脑海又回想起了定风会的那一天,想起那一晚的逃亡,仿佛有那个男子在身边,自己竟又感到了那种久违的安全感。

  这些时日,她自然听瑶姬说过萧尘的情况,只是如何也没想到,才短短七天时间,眼前这个人,竟变得如此颓废,与那晚的他完全判若两人。

  当然,她也不知道眼前这个男子,这七天经历了怎样水深火热的痛苦煎熬,无时不刻不处于那种,赤着双足,行走在刀山火海一般的痛楚。

  “不用你管。”

  萧尘挪动了一下身体,又要去捡另一只酒坛,罗刹女主柳眉一蹙:“你!”手掌一抬,便要一巴掌给他打醒,然而这一巴掌,终究还是停在了他脸颊旁边。

  萧尘微微睁了睁眼,不耐烦道:“你谁啊你?你要的东西我已经替你拿回来了,你管我做什么?”

  罗刹女主不禁一怔,是啊,我管他做什么,他是生是死,是凌云壮志,是醉生梦死,这些又与自己有何关系?不过萍水相逢而已。

  “你给我起来!”

  想是这么想,但她还是提着萧尘的衣领,将他给拽了起来,厉声道:“萧一尘,你想要报仇,你想要把花未央找回来,就该好好想想如何让自己变得更强,而不是终日在这里买醉!你太差劲了!”

  “呵呵……”

  萧尘无力一笑,摇摇晃晃往窗台边走了去,看着院子里那碎了满地的落叶,苦笑道:“报仇……我现在,应该找谁去报仇……”

  “那个,布局人……”

  罗刹女主站在他身后,凝神地说着。

  萧尘闭上眼,脑海里仿佛又浮现出了那一日的刀光剑影,杀伐之声,还有未央,未央她如今又在哪,是生是死……

  “我给你三天时间,三天后的晚上,来找我,我替你重凝元婴,若到时候你还是如此,那么抱歉,你就在这里烂醉一辈子吧。你的仇,也不用去报了,花未央,你也不用再去找了,我猜她不想看见一个如此狼狈之人。”

  罗刹女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十方乾坤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我的绝色小姨向天只为原作者神出古异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神出古异并收藏十方乾坤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