几天过后,村里面总算宁静了,经过那一晚之后,夜里也不再有人来地里破坏庄稼。https://

  而每每到了仲夏之季,村民们又要开始忙碌了起来,日出而作,日入而息,男子耕田,女子织衣,夫子在大院教书,孩童在田园边捉蜻蜓蚂蚱,这样朴实无华的生活,却是那些朝歌暮弦的繁华大城难以相比的。

  人们也逐渐忘了前些日赵大虎一事,一心打理土地,到了秋季好有个好收成,而萧尘来了村子一个多月,也早已跟村民们熟了,这些时日,也会帮大伙插秧播种,或是挑水赶牛,又或是照顾谁家的小孩。

  由一开始的陌生,慢慢变得熟悉,大伙也不再“少侠少侠”的称呼他了,都管他叫做“阿天”,就像是一家人一样。

  连隔壁村的王媒婆都听说了这么一个人,昨日跑来村里,想要来说媒,却被几个大姑姑硬是给“撵”了出去,说是什么“肥水不流外人田”。

  于是今晨一大早,村里的三姑六婆就聚在了一起,不知说些什么。

  “你说啊,这阿天来了我们村,那也就是我们村的人了,他也到了婚娶之龄……”

  “哎哎哎,你得了得了,这人是柳儿救回来的,这伤是人家柳大夫治好的,要说也是人家柳大夫的乘龙快婿,关你什么事?”

  “嘿!怎就不关我的事了?我跟你说啊,这如今的年轻人啊,他们都流行那个叫做什么,什么自由恋爱,感情的事情,是要两个人情投意合,哪能说救了他,就一定要嫁给他呢?你看我女儿啊,今年也十八了,也不比那柳菁菁差啊,不行,我得找个机会……”

  “得得得,你得了,你家女儿,你家女儿大门不出二门不迈,哪有什么机会,照我说啊,我家女儿才是有机会……”

  “你家女儿?你家女儿才十二岁呢……”

  “这不可以再等几年嘛,嘿嘿嘿……”

  ……

  中午时,萧尘从地里回来,刚一进村,便被王二姑叫住了:“阿天阿天,来来来,快过来快过来。”

  萧尘见她不停朝自己招手,问道:“王二姑,有什么事吗?”

  “哎哟,瞧你这孩子,都这么久了,还这么生分,叫阿娘不就得了吗,嘿嘿嘿……”

  “呃……王阿娘,你有什么事吗?”

  王二姑向他看了看,满面笑容道:“刚从地里回来哈?来来来,来王阿娘院子里坐会儿,我给你倒碗水喝……”

  “这……今日刘伯去了县里赶集,多半要下午才能回来了,小虎子一个人在家,我这得过去给他煮饭呢。”

  “嗐!那小娃子饿不着,刚去地里挖了红薯呢,你来你来……”

  “这,要不还是改天吧,我先走啦……”

  “哎呀!”

  “王二姑,你怎么了?”

  萧尘本已走了,此刻又折了回来,只见王二姑一拍脑门,说道:“我想起来了,我家的牛最近不知怎么了,一直不肯吃草,这,这,家里就这么一头牛,万一生病饿死了,那可没法耕地了啊……”

  萧尘轻轻一笑:“原来如此,王二姑你早说便

  是了,不用担心,我这就去替你看看。”

  “好叻……”

  王二姑嘿嘿一笑,就在此时,不远处忽然传来一个女子的声音:“阿天,你在那里做什么?”

  “柳儿姑娘……”

  萧尘转过身去,却见柳菁菁不知何时来了,王二姑也愣了一下,皮笑肉不笑地笑道:“那个,柳儿,你不是赶集去了吗?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呀……”

  柳菁菁走了过来,看了看王二姑,又看了看萧尘,问道:“你做什么呀?”

  萧尘笑道:“王二姑说她家的牛不吃草,让我去看看,是不是生病了……”

  “牛?不吃草?生病了?”

  柳菁菁一脸莫名其妙向王二姑看了去,只见王二姑满面尴尬,说道:“那,那个,就是,那个……”

  “好了好了,等爹爹回来,我让他过来看看。”柳菁菁说罢,一下拉着萧尘,往院子那边走了去。

  “哎,哎……那个,不是,阿天……”

  看着两人走远的身影,王二姑用力跺了一下脚,满脸“到手的鸭子又飞了”的感觉,气道:“好你个柳儿,不知羞,大白天的拉拉扯扯……”

  回到院子外面,萧尘见柳菁菁嘟着嘴,一脸不高兴的样子,问道:“怎么了?柳伯伯还没有回来吗?”

  “哼!”

  柳菁菁轻轻哼了他一声,从柳树后面取出一个包袱递给他:“喏,给你买的新衣服。”

  “原来你去镇上……”

  萧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十方乾坤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我的绝色小姨向天只为原作者神出古异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神出古异并收藏十方乾坤最新章节